西情百合

给点阳光就灿烂,遇见黑夜就暗淡。

根正苗红红领JING:

我放声高歌 你的到来

翩翩起舞 丝绸衣带

倾我心 到沧海

千年之约 情谊满怀
【依旧是一年画一次丝路,今年春晚官爸不唱歌了也是很惆怅,还是用了17年春晚的歌词,背景是《伎乐图》的一部分】

    我觉得,孩子不是父母的玩偶,孩子是模仿父母的独立个体。

    绝大部分父母没有弄清楚这个道理,他们往往将孩子视作自己的作品,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孩子的一切。

    在明白孩子和父母是平等个体关系之后,我相信许多家庭矛盾就能迎刃而解了。

    孩子和自己犯了同样的错误。自己斥责孩子是为他好,孩子反驳自己是大逆不道;同事和自己犯了同样的错误,大家相视一笑泯恩仇。
   
    孩子的私事不和自己心意,用各种方式去管教;同事的私事不和自己心意,关我屁事。

    孩子和自己的金钱来往,那都是人情债,一辈子都还不清;同事和自己的金钱来往,各种明文公示。

    我想,都已经是高度个人化的新世纪了,应该改改那陈旧的家族观念了吧。

遥远的浮生川:

像素拜大年,今年是狗年(其实本人是很怕狗的,泰迪都怕=  =)。

年前基本上就是催款,毕竟12-1月挑挑选选了4个单位的合作(拒绝了5个),合同看得眼花缭乱,谈生意比画图麻烦10倍.....但反正也小赚一笔,存了钱,顺便在银行和一群老头老太太看了刘嘉玲和周润发的吻戏。

因为今年作品已经开始升值了,所以今年会用心画几幅好作品,质量优先,然后也差不多该稍微收拾点人了,一想到那王八蛋老师就在我前面的前面的校区里工作,我就想把他扔到校园湖里喂天鹅。

感觉完全没能还原出原图那种“别走”的感觉。

叶修不羞

▪不能接受叶苏谈恋爱的勿入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主日常、欢乐向

    前方高能预警,文中充斥着大量控制不住的场面,为了给人人和谐的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请尴尬癌患者量力而行。

 

    互相表明心意之后,两个人往往要经历一段尴尬期。

    在此期间,任何有关对方的事情都会被放大。听到和对方有关的词汇会反应过度,两个人单独相处会感到无所适从,距离靠得太近会脸红心跳,大脑在对方出现的一瞬间就能被注满甜蜜和活力。

    苏沐秋觉得自己正处于这个时期,单方面地。

    尽管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从普通的朋友,转变为了相爱的恋人,叶修的态度却始终如一。

    偶然发觉镜子中的自己霞飞双颊,苏沐秋羞涩地捂住了脸。“被那家伙比下去了”,苏沐秋突然觉得自己好没出息。

    “好像没见过叶修害羞的样子”用自己冰冷的手背给脸降温的同时,苏沐秋不由得想到。

    “嗯?等等……叶修这家伙会对什么害羞来着?”苏沐秋歪着脑袋思考,“好像……没有”

 

     “什么?感觉叶修不会害羞?”“这什么绕口令啊”

    “我靠!真的假的?凭什么?为什么?苏沐秋你为啥突然这么说?是不是叶修又做了什么丧尽天良、人品败光的事情?我早就觉得叶修这个人不要B脸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看他就不该叫什么叶羞,就应该叫叶不羞。苏沐秋你说是不是?诶!要不还是叫叶不要脸吧!感觉这样才符合他的气质!”叽叽喳喳的是黄少天。

    “苏沐秋你才发现啊?叶修这家伙与其说是不要脸,倒不如说是没有脸。都没脸了,他用什么害羞啊。”流里流气的是魏琛。

    “……”沉默不语的是周泽楷。

    “苏前辈怎么忽然提及这个事?发生了什么吗?”语气温柔的是喻文州。

    “嘛……理由就不要问了”苏沐秋有点窘迫地别过眼,“我就是有点好奇叶修这家伙害羞是什么样子的。”

    叶修害羞的样子嘛……众人各自想象了一番……

    “还真是难以想象呢”喻文州勉强笑了笑。
 
    魏琛随即开始了他猥琐流发言:“想让人害羞还不容易?什么当众舌吻,在大街上裸奔,穿女装去搭讪……”

    黄少天表示唾弃:“我靠!搞这么刺激?人叶修会干吗?魏老大我发现你的人品下限又跌了不少。要不找个美女跟叶修告白?啊!不行。我想不出还有谁比苏沐橙更漂亮的了……文州,你认识什么美女吗?等等!要是叶修答应了怎么办?这个法子不行,不能白白便宜了叶不要脸!”

    “老魏的思路可行”苏沐秋思索道,“但要想个法子让叶修乖乖就范……”

    “嘿嘿嘿”魏琛发出猥琐的笑声。

    苏沐秋无语:“又拓麻是国王游戏,有没有一点新意?”

    “你这就不懂了吧。招不在新,管用则灵”魏琛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叶修啊叶修,就等着你出糗了,哈哈哈!”

    “……”全程迷之微笑的喻文州和迷之沉默的周泽楷。

 

    “去餐厅包厢吃饭?为啥?最近有什么活动?”叶修的宅男体质令他本能排斥这种意义不明的群体性社交活动

    “嘿呀,大家好久不见了,一起出来聚一聚”苏沐秋试图把叶修从电脑桌前挪开,“你也好久没有呼吸外界的新鲜空气了,好不容易有个出门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吃个饭而已,有必要那么高兴嘛……”看着兴致勃勃的苏沐秋,被拖出房门的叶修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前半回【完】

【叶苏】告白被拒

· 叶苏极限短打。

    告白被拒怎么办?
    苏苏来教你:告白被拒就滚蛋,再见还是条好汉!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愣怔得看着面前带着几分笑意的苏沐秋。

    “你开玩笑呢吧”叶修迟疑地说道。

    果然,苏沐秋绷不住了:“哈啊,你咋这么不好骗?”

    “你以为哥是谁啊?”叶修上前一步,直接用臂弯勒紧苏沐秋的脖子。

    苏沐秋用双手和叶修的胳膊较劲:“叶修,你可别后悔啊!”

    “怎么?真迷恋上哥啦?”叶修努力把苏沐秋胁持在自己的臂弯中。

    “咳、咳”苏沐秋被呛到了,“呵……”

 

    窗外夜色正浓,苏沐秋打开小灯泡的开关,依靠那昏黄微弱的灯光摸索着起身。

    扎成一捆的现金、伪造的通行证、被黑心老板宰了一笔M1911A1式手枪、在黑心老板店里偷得多功能军工铲、从逗比警长那里骗来的防弹衣……苏沐秋一一清点行李箱和背包里的物品。

    “地图”在本子上倒数第二行文字前打上勾,“字条……”笔尖停顿了,垂悬在最后一行字的上方。

    本来就寂静的深夜仿佛更安静了。

    滴答滴答滴答,苏沐秋抬头望向墙壁,是嵌入其中的时钟上的秒针,快到出发的时刻了。

 

    时下虽已立春,但天色仍笼罩在隆冬的阴影之中。尤其是昨夜雨疏风骤,清晨起身时,大量的寒气渗入皮肤、浸入骨髓。

    叶修瘫坐在椅子上,感觉不到寒冷似得,任由冷风灌进宽大的衣服中。他出神地看着一张已被摩挲得有些粗糙的字条。上面是苏沐秋用奇怪的字迹写的:相逢是缘。

    “苏沐秋……”叶修抿紧嘴唇,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你在哪里啊……”

 

    四巷子街,一个鱼龙混杂、四通八达的地方,拧紧拳头,深深地吸一口气,按捺下焦躁愤怒的情绪,苏沐秋故作轻快地走近一个巷子口。

    “该死的!”魏琛情绪激动地高举手臂,“你知不知道拒绝协助警务人员的调查工作是犯法的?老子完全有资格把你刑拘!”

    “算了吧老魏”叶修慢慢地点燃一根烟,长叹一声,“这帮人的嘴比蚌壳还紧,硬撬是撬不开的。”他目光暗淡,通过那晦暗的双眼仿佛能看见他心中的阴霾。

    叶修神情冷漠,视线缓缓扫过这条肮脏嘈杂的长街。

    “四巷子街么……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苏沐秋……”

 

    疼痛的感觉从受伤的地方向全身蔓延,苏沐秋按住伤口,边逃窜边向四周打探,企图找一个隐蔽的、能躲过追击者视线的地方。

    苏沐秋猫着腰,蹲靠在一根支撑柱的阴影中,尽量放缓呼吸的节奏,屏气凝神地听着追踪者缓慢的脚步声。

    还来不及给布条打上结,面前的箱子就被子弹洞穿了。

    “要死!”苏沐秋暗自咒骂了一声,随即用枪射断了远处的吊着货箱的绳索,在飞扬的尘土中伴着重物坠地的巨大声响从藏身处窜出。

 

    “木……橙?没听说过。……诶,我也是听别人说啊,森老大金屋藏娇的那个美人儿,以前的艺名叫橙花。”

    “苏……木……秋?没听过说。嘶……不过听人提起过,金大头不是有个很器重的手下嘛,好像叫吴求?”

 

    这个人虽然混迹在小兵之中,但他躲避攻击的方式,射击的手法,逃跑时隐蔽的模式……虽然跟一起训练时表现得有所不同,但叶修还是凭借他多年的看人经验和对其人的了解认识到,眼前自己正在追击的这个人——是苏沐秋。

 
    “别跑了!前面是死路!”叶修双手持枪,背部紧绷,眉头紧锁,枪口正冲着前方停下脚步的蒙面人。

    “还真是锲而不舍啊……”蒙面人叹息,慢慢地脱下面罩,露出一张憔悴、疲倦、沧桑的脸。

    已经说不清两人是多久没见了,记忆里的容颜都模糊了样子。

    现在的叶修,眼中是长期熬夜带来的红血丝,因为大量吸烟使得皮肤灰暗,和恶徒搏斗时留下的乌青块到现在都没好,挂在身上的警服也不知多久没洗。

    而苏沐秋呢,半长的头发被随意得扎在脑后,几缕凌乱的发丝随风飘荡;一道丑陋的疤痕从额角拉至眉骨,再深一点便可夺去一只眼睛;长期的饥饿使得陈旧衣物下的身躯瘦如柴胡,其上遍布的纵横交错的伤疤。

    相逢是缘,相顾无言。

 

    END

    后续?可以自己想象啊(啊哈)。

不吐不快

    终于把“不个头”系列写完了,呼,累死我了。

    本来照着大纲以为一天就能写完,结果耗费了我两天一夜。期间删改无数,导致最后除了依着大纲的骨架,内容都快风马牛不相及了。

    写这篇短打是因为在点梗生成器上抽到了三个梗:

    就是忍不住想欺负你
    不治之症
    不可能的任务

    最初我打算把它们强行融到一个故事里去,结果,很显然,就不治之症的梗明显一点。

    中间苏苏生病时加了很多的描写,不知道看着会不会比较烦,后期可能考虑删改吧。

    如果文章中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可以提出来,我会酌情修改。如果涉及剧情本身难以修改,且看到会感到不适的话,请上拉看文章前的一段文字。
    
    最后私心感叹一句:

    “我苏真是太可爱了!”

    END

【叶苏】不可思量

▪叶苏短打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主现实、亲情向

    拒绝撕逼,雷者可关闭页面,点开新闻联播,在党的光辉中寻求安慰。

    一睁开眼,苏沐秋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身体软绵无力,视线昏沉,太阳穴一跳一跳似的胀痛,一想到这些症状的诱因,苏沐秋脑中警铃大作。

    “不会吧……这么快……”出于恐惧,他颤抖着喃喃,“没事!我只是累到了……啊哈哈!……没事的,没事的!”

    苏沐秋突然感觉到贴身的衣物潮湿黏连,伸手一摸,竟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查看了苏沐秋的检查结果,医生皱起了眉,“从比较的结果来看,肿瘤有扩散的趋势。你最好是去首都的肿瘤医院进行检查和治疗。”

    “嗡——”的一声盖过了天地间所有响声,心脏在胸膛中横冲直撞,小腿酸软到无法支撑身体,苏沐秋颓唐地摔倒在花园的长椅上。

    怎么办?怎么办?!

    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苏沐秋的脖子,他拼了命地挣扎,只求能多呼吸一次。

    苏沐橙放学回家,打开房门,她惊讶的发现苏沐秋居然也在,并且收拾干净的餐桌上摆着两道荤菜和若干零食。

    看到站在门口的沐橙,苏沐秋笑着起身迎接:“回来啦?我今天准备了好多好吃的,作为你功课没拉下的奖励。”

    “哥哥,你最近也辛苦了。”苏沐橙抱住瘦骨嶙峋的沐秋,眼角泛着泪花。

    正如苏沐秋了解沐橙一样,苏沐橙也很熟悉沐秋。她隐隐地感觉到了,苏沐秋的病怕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苏沐秋打开消息界面,给之前的客户回复,说自己应该不会再玩《荣耀》这款游戏了,定金也会退还,给他带来不便表示歉意。

    客户很讶异:“诶?!为什么啊?荣耀不是开服一年都没到吗,你自己都说过这款游戏大有可为的啊?……可是我老婆很想要那套情侣装备欸……要不然你把这单生意介绍给其他大神?”

    苏沐秋无奈地点开好友列表,一个个地询问过去,这时他才感受到了平时人品败光带来的恶意。一帮损友要么嫌这套装备中看不中用,没那闲工夫;要么是想在苏沐秋这里逞一时口舌之快;要么嘲讽苏沐秋没人缘,居然找他帮忙。

    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魏琛,以“哟?秋木苏,你那老相好一叶之秋哪去了?想不到你的内心这么娘们兮兮,居然会喜欢这种娘炮的装备。好吧,如果你肯叫我一声爸爸,为父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女儿你搞上一套吧。”最为登峰造极。

    苏沐秋以“gun你妈dan的” 回之。

    最后这份大奖还是花落了叶修家。

    荣获此项殊荣的叶修很好奇:“你之前不是缺钱吗?怎么这么好的生意不自己接?”

    苏沐秋打哈哈:“唉,这不钱挣够了就要去消遣嘛。你哥我最近发财了,准备出去旅游,可不要太想念哥哦?”

    “……”叶修,“快滚。”

    收拾好家当来到首都,甚至来不及看看那宏伟的建筑群落,苏沐秋就被要求立即住院观察。


    视角转到叶修这边,意外得,他今天也在首都的肿瘤医院,不过他只是被父母勒令来做年度体检。

    看着无论候诊大厅还是挂号处,到处都是乌泱泱的拥挤人潮,叶修皱着眉头同叶秋抱怨:“真是花钱买罪受。有这功夫我副本都通关几次了。”

    叶秋汗颜:“还不是因为你平时老玩电脑,爸妈担心你身体被玩坏了,才会要你来体检。”

    叶修嗤笑:“老这样提心吊胆的,没病也要吓出病。”

    医生在看过叶氏兄弟的体检单后示意两人正常时,叶修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请339号,苏沐秋到一号诊室就诊”

    “苏…沐……秋?”叶修以为自己幻听了,他环视四周,终于在显示屏上看到这个名字,“是他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叶秋呆滞地见证了叶修从一开始着了魔似得朝一号诊室跑去,接着不顾医务人员的阻拦强行突入诊室,最后向一对漂亮的兄妹说:“你好,我是一叶之秋。”

    这一天,叶秋第一次见识到自己那懒散、脸T的哥哥勇敢、认真的一面。

    “霍奇金淋巴瘤?有扩散的趋势……必须及时手术?”叶修父望着跪立在自己面前一脸肃穆的大儿子,“这就是你希望我花钱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原因?”

    “爸……苏沐秋他是我很好的朋友,不是素不相识的人!”

    “你什么时候竟有了菩萨心肠?你将来会遇见多少人?难不成你打算见一个救一个?”

    见此情景,跪在一旁的苏沐橙坐不住了:“伯父,这笔救命钱我以生命起誓一定会归还!我还会永远把您的这份善举刻在心头,感激您、报答您。只要您愿意出哥哥的手术费,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报答您!”

    “苏沐秋他!苏沐秋他。”叶修的指尖因为用力过猛而泛白,“他是……不一样的!”


    虽然为了手术而进行的断食使得苏沐秋有点有气无力,但他的精神依然很亢奋:“诶?伯父这么可怕的?叶修你是怎么说服你爸的?”

    “哼哼”叶修懒洋洋的嘚瑟,“哥有哥的本事”

    “明明是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叶秋无情拆台,“要在期末考试中进全校前100名”

    “哇!哥们!你为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苏沐秋故意夸张的大叫。

    叶修配合默契:“可不是!为了你,我把我最心爱的电脑放在我爸那儿作抵押。”

    叶秋和沐橙:“……”

    看着换上手术服、躺在手术推车上、将要被送进手术室的苏沐秋,不知怎么的,叶修突然说道:“你那个情侣装备我还没收集到。”

    “什么?还没有?客户要着急了!”

    “等你呗。等你出来,我们一起打。”

    “靠,那你钱要分我一半!”

    “好啊。”  

    END

【叶苏】不便言说

▪叶苏短打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主现实、亲情向

    拒绝撕逼,雷者可关闭页面,点开新闻联播,在党的光辉中寻求安慰。

    虽然苏沐秋没再刻意躲着叶修,但两个人一起在《荣耀》上驰骋疆场的日子却越来越少,根本原因还是苏沐秋没有能用于娱乐的时间了。现在苏沐秋一上线要不然是为了收集材料,要不然就是为了过任务。

    叶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自己的私聊秋木苏也很少回复了,回复的内容大部分也是关于材料收集、副本攻略、任务流程,至于一些私人化的询问则一概视而不见。叶修猜想苏沐秋十有八九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而且是不便言说的困难。

    想提供帮助但当事人婉拒,这种抓耳挠心的焦虑感持续折磨着叶修,叫他夜不能寐、寝室难安,一时间整个人竟清减不少。

    如此大的变故自然引起了家人的注意。叶秋担忧地询问缘故,被叶修半开玩笑半掩饰地打着复习的幌子给糊弄了过去,可惜月考的成绩不足以支撑这一论据。

    看着叶修惨淡的成绩单,叶秋不禁产生了一丝好奇:“叶修,你不会是喜欢上谁了,在单相思吧……?”

    叶修佯装镇定:“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茶不思饭不想夜不寐的,跟个丈夫不回家的小媳妇似得。”

    把笑着落荒而逃的叶秋赶出房门,叶修坐下来又开始思忖起苏沐秋的事来。

    的确,和苏沐秋一起游戏的时光很愉快,甚至于可以忽视身体的饥渴、寒冷、困倦。自己一直以为这份快感更多的是由通关后的成就感、连续打出combo的幸福感和配合默契时的满足感带来的。当两个人一起在《荣耀》里大杀四方时,自己一开始只觉得苏沐秋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但随着相处的时间愈来愈长,配合得越发醇熟,默契感愈来愈足,两人之间竟也生出几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味道。后来……

    在冷酷的秒杀了屏幕前来挑事的杂鱼后,余光瞄到仍处于离线状态的秋木苏名称,叶修不禁暗淡的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对秋木苏的依赖。

    苏沐秋在电脑桌前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毕竟仅仅靠倒卖虚拟商品,客源不稳定不说,交易还时常中断,维持原本的生活都略显拘谨,更何况要攒钱治病。

    为了挣钱,苏沐秋一口气打了三份工,清晨晨光微熹,在一家早餐铺做帮工;临近中午,去一家快递收集点报道;夜幕降临时就要换上一身酒保服在酒吧中做服务生。虽然忙得脚不沾地,但是看着陆续进账的工资,苏沐秋觉得辛苦还是值得的。

    尽管知道沐橙还是背着自己在课余的时间打零工,苏沐秋这次却没有阻止, 他也知道苏沐橙需要靠忙碌来压制其惶恐不安的情绪。

    苏沐秋再一次点开《荣耀》的登录界面是为了一个大单,这次客户的要求是一对限时情侣装备,并直接支付了一半的定金。

    “还真是舍得下血本追姑娘啊。”苏沐秋觉得好笑,“不过在那之前,先让我回一个人的消息吧。”苏沐秋点开了与一叶之秋的聊天界面。

    看到叶修的一句“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时,霎时间苏沐秋的心脏仿佛被攥紧了,一时竟无法呼吸。

    对于叶修这个人,苏沐秋的心情不可不谓复杂。一边是对其有着相当程度的好感不由自主地接近,一边是不忍使其难过狠下心要远离,两种矛盾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苏沐秋对叶修的关心既感到温暖又感到悲伤。

    “我啊?最近忙着挣钱养家呢,所以没什么时间玩游戏了。”

    “哦……那你要注意休息啊。别把自己累垮了。”

    苏沐秋压抑已久的恐惧和绝望在看到这句话时瞬间淹没了他。
    握着鼠标的右手控制不住得颤抖,头颅也好似支撑不住般下落,左手无意识地揪住了胸口,五官紧紧地绞在一起,仿佛要把心脏呕出来似得哭泣。


    死亡意味着什么?

    永远冰冷黑暗幽静的世界。

    远离碧海蓝天白云,远离青山绿水小鸟,远离可爱温柔的沐橙,远离好不容易遇见的你。

    TBC

【叶苏】不治之症

▪叶苏短打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主现实、亲情向

    拒绝撕逼,雷者可关闭页面,点开新闻联播,在党的光辉中寻求安慰。

    被车子撞飞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从身旁以雷霆万钧之势袭来,身体因气流的压力拍扁在车头,随即被抛至空中,翻滚旋转,整个人的意识都涣散了。落地的那一刻,一股钝重沉闷的疼痛席卷全身,视线一片模糊,脑中嗡嗡作响,口腔中弥漫着腥臭的味道。逐渐的,可以感知的事物愈来愈微弱,一阵黑暗袭来,失去意识。

   苏沐秋恢复意识的时候,着实被鼻腔和喉咙里的呼吸器恶心到了,窒息和异物感催使他想迫不及待地按下呼叫铃,但酥麻无力的身体阻碍了他的行动。好在一旁的苏沐橙及时得发现了苏沐秋的清醒并按下了呼叫铃。

    在医院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偶然间看到医院账单的苏沐秋强烈要求回家静养。前来巡视的实习医生一脸为难地看向苏沐橙。

    “哥……”苏沐橙的眼眶不知为何有些发红,“你还没好结实呢。医生都还没批准你下床活动。”

    看着这样的沐橙,苏沐秋也不好再要求出院:“好吧……但沐橙你要回去上学。你哥我照顾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的。”

    苏沐秋向来会察言观色,对相依为命的苏沐橙更是洞若观火,他觉得沐橙有事瞒着他。劝沐橙回去上课一方面是为了不耽误她的学业,另一方面苏沐秋敏感地觉察到苏沐橙隐瞒的事情与他有关。

    苏沐秋找到自己的主治医生,一阵旁敲侧推的谈话过后得知自己罹患了淋巴癌。

    “你比较幸运,是霍奇金淋巴瘤,治愈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嗯。”

    等到能自如的走动时,苏沐秋还是申请了出院。

    苏沐橙忧心忡忡地看着苏沐秋,欲言又止:“哥哥……”

    苏沐秋粲然一笑:“怕什么?你哥我很幸运的!”

   苏沐橙垂下眼帘,鼻子一酸,露出一个勉强的、带着苦涩的笑容。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苏沐橙再也无法顾及学业了。背着苏沐秋,她浏览了各式募捐网站,辗转于周遭的贷款机构,足迹遍布贴有招聘启事的私人小店。但纸包不住火,当年级主任带着班主任上门家访时,苏沐秋才知道,原来沐橙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来学校了。

    当苏沐秋把在外面派发传单的苏沐橙拽回家,看到苏沐秋怒不可遏的面容,沐橙崩溃的大哭:“哥哥!……我不想失去你啊!”

    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项链般落下,苏沐秋抱紧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别怕,哥一直有在挣钱,医生说我的病治好的概率很高,没事的沐橙,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怕!啊。”

    看着怀中抽泣哽咽的沐橙,苏沐秋的喉间泛出一阵苦涩。事实上对于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这件事苏沐秋一直没有多想,反倒是沐橙将会成为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这个事实压得苏沐秋喘不过气来。这段时间,和苏沐橙一样,他也在拼命的接单,赚外快,找门路,只为多攒一点钱留给妹妹苏沐橙。
   
    抹开妹妹脸上的泪痕,苏沐秋红着眼眶说道:“回去上课吧,沐橙,哥哥我发誓!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TBC